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 委属单位 > 黄金行业
新时代趋势:矿山和绿色更相配
发布日期: 2017-12-22 16:10:00     来源:


 岁末,回望即将过去的2017年,我们试图找到一个可以概括黄金产业过去一年的关键词——“变革”也许最为合适。我们相信,走进新时代的中国黄金产业,已经迈入了不可阻挡的变革时期。未来几年将是中国黄金产业不断深度调整,重构产业格局,大融合、大洗牌的关键时期,同时也是中国黄金产业不断走向国际,拥有更多话语权、构建黄金产业强国的战略机遇期。从本期开始,本报推出“年终特稿”,刻画黄金全产业链的年轮。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必须要主动作为,化危为机,倒逼工艺创新,通过改进黄金选冶工艺彻底改变黄金行业目前对氰化工艺的依赖。

 今年7月22日,一年一度的全国重点黄金企业集团座谈会在云南鹤庆举行。作为我国黄金行业发展方向的晴雨表,今年的主题定为绿色发展。

 纵观今年黄金行业,特别是黄金矿业的各类会议、活动等,“绿色”成为一个出现频率最高的词。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新时代,必须坚持节约优先、保护优先、自然恢复为主的方针,形成节约资源和环境保护的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

 绿色发展已成为新时代的流行趋势,为国家提供战略资产的黄金矿山企业更是绿色发展的排头兵,首当其冲应该践行绿色主旋律。

绿色时尚风卷全球

 人类文明进阶到一定程度后,对生态文明的追求就会逐渐严格。随着矿业开发对环境的影响,世界各国都制定了一系列明文规定,要求建设绿色矿山。

 譬如,澳大利亚矿业公司要求依法编制关闭和保护矿山环境规划,一边进行矿山开采,一边把结束开采的矿山进行生态恢复。

 加拿大“绿色矿业”计划倡议通过创新方法,尽量减少采矿产生的废物,将其转化为其他用途的环保资源,并保留下干净的水,恢复健康和景观的生态系统。

 美国对绿色矿山建设的研究主要涉及两方面,一是矿山环境保护监督管理制度,一是矿山环境治理技术。

 南非设立法案要求所有的矿山和矿产加工场地均应提交复垦规划和实施计划,并建立矿山环境恢复保证金制度。

 绿色矿山建设不仅仅在国外遍地开花,在中国也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在这种认识指导下,自2005年以来,我国绿色矿山建设实现了从概念到理念,再到共识和行动的跨越,国家先后批准四批次国家级试点单位,未来更多可能达到示范区域程度。

 今年,为了进一步建设绿色矿山,六部委更是联合印发《关于加快绿色矿山实施意见》,从用地、用矿、财政、金融等方面给出“真金白银”的政策激励措施,全面推进绿色矿山建设。

 大环境下,我国黄金行业走在时代前列,截至2016年底,共有76家黄金矿山成为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试点单位,占全国绿色矿山总数的11.5%,为矿业绿色发展贡献了“黄金力量”。

自然保护区矿权退出之困

 在追求绿色矿业的大背景下,当前我国黄金行业面临的一个重要关口,就是,自然保护区、重点生态功能区的矿权退出问题。

 根据中国黄金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前三季度,国内累计生产黄金313.089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减产34.709吨,同比下降9.98%。产金量下降原因复杂,但与矿权退出不无关系。

 从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通报以来,各省区先后出台了自然保护区内矿业权清理工作方案,矿山企业面临的环保压力空前,部分黄金矿山企业减产或关停整改,山东、江西、福建等重点产金省的黄金产量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从业内声音来看,大家都表示退出的同时要尽量争取政策,安置好职工。并且以此为契机谋划新机遇,考虑整合产业链,组建新的工程施工或承包服务团队,推进新的发展。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宋鑫指出,下一步要继续坚持绿色发展,建设绿色矿山,坚定不移把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实现中国黄金战略目标的必然选择。

 “必须坚持矿山建设生态保护优先,不在各类保护区内建设新的矿山项目。凡涉及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的探矿、采矿、建设项目,今后一律不再予以考虑。”宋鑫说。

 山东招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守生表示,招金一直以来都紧追绿色发展风向标,面对国内越来越小的矿业生长空间,未来招金会继续致力于“走出去”战略的实施,积极捕捉国外投资机会,全力构建“省内一半、省外一半;国内一半、国外一半”的“双H”发展战略。

 虽然矿权退出问题加大了矿业开发的刚性成本,缩小可供勘查开发的地质空间,给扩产、新增产能,以及资源勘探带来更多挑战,但车到山前必有路,“一带一路”倡议更是为矿企提供了新天地。

环保税PK氰化尾渣

 近些年,氰化尾渣再提取成本过大或者滞销等现象不断出现在黄金生产冶炼企业,加之国家环保核查的压力不断加码,尾渣堆存等环保问题成为目前企业生存的桎梏。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将氰化尾渣定为危险废物,经过论证后,将每吨征收1000元的税费,这对黄金行业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决胜之役”,也是黄金行业的另外一个重要关口。

 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必须要主动作为,化“危”为“机”,倒逼工艺创新,通过改进黄金选冶工艺,彻底改变黄金行业目前对氰化工艺的依赖。

 面对越来越严峻的环保形势,陕西太白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树立超前意识,积极开展了选矿环保工艺技术研究和改造。改造后的工艺含氰尾渣量减少95%以上,原工艺生产排放180万吨/年的含氰尾浆全部变为无氰尾矿后到尾矿库。其中,7.6万吨/天的氰化尾矿经压滤堆存方法,压滤水返回生产工艺循环利用,其余大部分尾矿为浮选尾矿不含氰。

 陕西太白董事长李宏斌表示,工艺提升将使得环保税额从18亿元降低到7500万元,未来有可能再降低到3500万元以内。

 河南金源黄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王瑞祥有同样的观念,他说:“今后,我们将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积极推动矿山生产与自然和谐发展现代化建设新格局,进一步优化采选工艺,始终做到‘零排放’,实现生态保护与资源开发相得益彰的新局面。”

 业内人士坦言,虽然目前很难达到完全的无氰提金,但生产企业会尽量减少氰化物使用,并做好防止氰化物泄露措施。新环保税将在2018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未来提金工艺真正“甩掉”氰化物,将是新时代重大突破。

 

友情链接